老辰光

老辰光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代 > 史话 >

回忆在内蒙草原过春节

时间:2022-02-15来源:南加知青 作者:胡景南 点击:
辛丑牛年渐行渐远,壬寅虎年已然到来。此时此地,往事历历,更永远难忘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上度过的两个春节。 我们南京九中老三届十六个同学是1968年10月21日从南京下关火车站出发,25日抵达内蒙古鄂托克旗阿尔巴斯公社伊克达来大队的,从此开始内蒙牧区草

 
    辛丑牛年渐行渐远,壬寅虎年已然到来。此时此地,往事历历,更永远难忘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上度过的两个春节。
 
   我们南京九中老三届十六个同学是1968年10月21日从南京下关火车站出发,25日抵达内蒙古鄂托克旗阿尔巴斯公社伊克达来大队的,从此开始内蒙牧区草原插队落户的岁月。
 
    记得第一批是张成福、冯维伟、刘继洪及我,跟随蒙古族巴队长率领的伊克达来先锋队,当年11月前往黄河之滨的碱柜农场参加水利大会战,直到1969年初返回大队过春节。
 
    草原上的第一个春节,只有绰号“老头”的张成福回南京过年。我们则在党支书刘永堂等大队干部引领下,挨门逐户给贫下中牧们拜年。
 
    热情好客的蒙、汉族牧民捧出美酒,在门口请我们知青喝。盛情难却之下,能喝的男知青往往“感情深,一口闷”,女知青则浅尝即止。最小的张平平喝酒过敏,一点点酒沾口就脸部肿起来,赶紧戴上口罩掩饰,在第一户迈力三小队黄存良家留下休息。大家喝了迎客酒后,再被迎进门坐上炕,炕桌上满满当当:热乎乎的奶茶,白花花的酥油、奶酪,香喷喷的炒糜米,各种各样的油炸面食,真的令人垂涎欲滴,应接不暇。当然,还有更多酒水相待。喝好了,喝高了,甚至于喝吐了,主人们非但毫不责怪,反而认为你够朋友,帮助清理一下,为你铺好褥被,请你留下来休息睡觉。
 
   就这样,一家家拜年,十几个南京知青, “休息”的越来越多, “续战”的越来越少。最后,唯有我在队干陪同下,来到察汉努拉四小队蒙古族牧民道布吉家,至今难忘他捧出的是粘稠蜂蜜状多年陈酒。
 
    回想起先父生前,他老人家浅尝辄止,最多只能喝一两小盅白酒,充其量不过四五钱吧。追溯起来,我此生第一次碰酒,是跟随先父到表伯父家做客,被邀举杯小抿一口,却头昏脑胀睡倒了。非常奇怪,在内蒙古草原欢度第一个新春佳节,我的酒量怎么搞的突如其来就变大了?我喝酒一直有量无瘾,老来依然血压、血糖、血脂和血酸“四不高”,也许跟我从未抽过烟,基本上不喝茶,也有关系吧。
 
图片2019年4月,内蒙古伊克达来乡亲刘存业和老伴李春花(左五六)到访南京,我们热情接待他们一行,在中央饭店合影留念。1968年10月我们下乡时就是刘存业赶马车迎接我们到伊克达来大队。合影两侧是他们儿子刘占国小两口,右二三和右六分别是南京知青王小玲、严圭和胡景南,他们当年都当过刘占国的老师。
 
    在草原上度过的第二个春节,就不堪回首了。怎么回事呢?还是大队领导陪同并且主持,在大队水利地的知青屋,好心好意想协调解决我们南京知青之间的矛盾纷争。大家本应该平心静气各抒己见,争取求大同存小异,共同化解矛盾,结束纷争,毕竟我们都远离南京父母和兄弟姐妹。可号称“左派”的一女知青突然破口大骂一男知青“狗崽子”,对方气急之下拿起取暖火炉的小铁盖砸过去,却误伤了另外一女知青的眼角。大家不欢而散。这骂人的女知青很快迁移邻近大队,被骂的男知青并非出身糟糕,不久被呼和浩特铁路局招工走了。有人阶级斗争意识太强,动不动就拿出身问题做文章。之前,大队领导让我担任整建党团领导小组成员,也批准我同两个贫下中牧子弟一起宣誓入团,却被该女知青跑到公社反映,不能让我入团。那时的文革之风就是这样,极左盛行,害人不浅!不过,坏事变好事,“无党派人士”的我,后来因之顺利进入民主党派机关任职,现在是退休公务员了。不幸哉,幸乎也。
 
    半个多世纪过去,我们大队南京知青已经先后有四男两女撒手人寰。现在聚齐很难了,思前想后,酸甜苦辣辛,五味俱全,百感交集!
 
    无限江山无限人, 2022壬寅年新春佳节来临之际,回忆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第二故乡的两度春节,终身难忘啊!   
 
图片1999年8月,应邀出席《中国知青人生感悟录》研讨会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部分知青编委们在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的新城宾馆合影留念。左五是《中国知青人生感悟录》执行主编、研讨会召集人刘昕,右一二是1967年天安门领誓率先上山下乡(内蒙古)的曲折、郭兆英夫妇,右三是武汉作家刘晓航,右五是文革前下放安徽的老知青楷模张韧,右七是曾在京城轰动一时的“老三届饭店”创办人山西知青朱昆年。本文作者在左六。

 
【作者简介】 
胡景南,南京知青。1968年插队落户到内蒙古草原,四五年后先在当地学校当教师,后调动回南京远郊的中学任教。后来调到中国农工民主党江苏省机关任职二十年,现已退休。多年来参与了许多本地和跨地区的各种知青文化活动。

(责任编辑  晓歌)


(责任编辑:晓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沁园春·雪》的故事

    毛泽东和柳亚子(右) 木山英雄在《人歌人哭大旗前:毛泽东时代的旧体诗》一书中,以传记...

  • 生逢其时的莎士比亚

    英国戏剧的这一黄金时期,只持续了约75年。而莎士比亚,碰巧就生活在那个时代。...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