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辰光

老辰光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代 > 纪念 >

怀念秦怡老师

时间:2022-05-14来源:新民晚报网 作者:简平 点击:
简平 5月9日一早,得到秦怡老师仙逝的噩耗,心里真的沉沉地静默了。回想四年前的3月2日,我也好,秦怡老师也好,那时候见面是无限欣喜地大叫的。 那天是元宵节,上海文艺界在文艺会堂举行新春茶话会,来自全市文艺界的艺术家代表欢聚一堂,共贺戊戌新年。戊

      简平

      5月9日一早,得到秦怡老师仙逝的噩耗,心里真的沉沉地静默了。回想四年前的3月2日,我也好,秦怡老师也好,那时候见面是无限欣喜地大叫的。

      那天是元宵节,上海文艺界在文艺会堂举行新春茶话会,来自全市文艺界的艺术家代表欢聚一堂,共贺戊戌新年。戊戌是狗年,所以,茶话会从每一轮本命年属狗的人中选了一位代表,上台去致辞,并接受各个门类的艺术家们精心准备的礼物。我是代表上世纪50年代的“狗”,而那天最大的“狗”是96岁的秦怡老师。我临上台前,特意先跑去秦怡老师那里——我们40年代到90年代的“狗”都坐在一张圆桌旁,秦怡老师因为坐轮椅,而且还坐在主桌,所以没和我们在一起,也不上台致辞。我跟她说了句“悄悄话”:“秦老师,一会我上去时,您想让我说些什么啊?”她笑了笑,对我说:“你就多喊几声‘汪汪’好啦!”于是,我心领神会,在台上大声地叫了八声“汪汪”,当然不是学狗叫,而是“旺旺”。我边叫边望向秦怡老师,她也正看向我,还对着我拍手。

      其实,那天秦怡老师身体不太舒服,她原本可以不来参加活动的,但她觉得大家都盼着在狗年能看到属狗的她,她不想辜负大家的一片心意,所以她对文联和影协的同志说,我去参加吧,再说她住在华东医院,与文艺会堂仅隔一条马路。那天,她把自己打扮得满身喜气,粉红色的外套,长长的红色围巾,头上戴着的一顶绒线帽也是红黑相间,尽管她比之前瘦了好多,但还是显得很精神。

      这就是秦怡老师,她这辈子的人生并不平坦,充满坎坷,但她总是心怀坦荡,从容面对。当时,她刚刚拍完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她在电影中饰演白头宫女,这个角色因最后之死而震撼人心,不过也有人说她不该去演这么一个人物。秦怡老师听到后淡然一笑,我心里想,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会明白戏里的决绝也是一种现实人生。这就可以理解她为什么会在90多岁高龄还去青海,忍着高原反应,坚忍不拔地完成了她电影生涯中最为特殊的一部影片——《青海湖畔》。

      这部电影是秦怡老师自己编剧、主演的,以青藏铁路建设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以一位女气象工程师为代表的科学家们,在高原上克服重重困难开展科考工作的故事。秦怡老师告诉我说,她是听到一个真实故事后才萌发拍摄这部电影的想法的,她确实是全身心地投入,因为她想通过电影,传达她自己对事业、对国家、对人民的一份忠诚。我去看了片子,她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向她伸出四个指头,“四个字。”她催问我是什么。我说:“秦怡品质”。

      秦怡老师走了,我们热爱她的人无法为她送行,我只能在心里静默着,怀念她,永远地怀念她。
 

责任编辑:日升

 

(责任编辑:日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广告位